书生校长程红兵的校园文化军规和他的教材观

作者:admin 来源: 日期:2017-05-31 9:50:58 人气:61 

书生校长程红兵的校园文化军规和他的教材观

程红兵,深圳明德实验学校校长,一个正痴迷于缔造一所“自由学校”的改革者。

他是著名的“书生校长”,曾经执掌国内名校——上海市建平中学,以有效、大胆地推进建平课程与教材改革而知名;

他不是第一个辞官试水的教育人,却注定将成为国内基础教育第一个拥有董事会的公办学校管理者;

他曾经的丰富经验以及教师、校长、学者、官员四重身份,并不能让舆论一边倒地看好明德改革,但几乎所有同行与媒体来访者,都不由自主地激动于这个新平台上渐渐成型的新结构,如此清晰地通往人们心中的理想教育;

他天天领着一群年轻教师在每一个办学细节上精雕细刻,为着新校园的奠基百般操心烦恼,却又坚定地认为年过半百的自己终于赶上了“一场纯美的教育人生”……

明德来了一位新校长

2013 年的春天,浦东教育局副局长程红兵觉得自己过得很烦。

一烦“会多”。经常开会,几乎天天有会,有时一天三个会;经常讲话,不乏套话,也不乏自己的真实想法,“但就是看不到多少成效与变化,看不到孩子的脸,看不到学校与课堂的鲜活真实,能看到的就是一个个文件、概念等抽象的东西。”

二烦“时光不等人”。办学是自己最想做的事情,但掐指一算五十出头了,正是精力与经验最好的时间,却呆在自己不喜欢的岗位上,再耗几年,即便去到学校也干不动了。

三烦 , 教育去行政化看起来遥遥无期。“教育必须去行政化才能搞好,这我们都知道。但我在副局长的岗位上观察一些校长,既有一些让人感动、让人钦佩的校长,也有真的让人非常生气的现象:有的校长像官,有的校长像商人,还有一些校长油掉了,像市侩……就是没有职业精神,没有书卷气,没有热爱教育的内在气质,没有校长应有的风范,你说真要教育局现在就不管他,能放心吗?”

程红兵渴望抓住时光的尾巴,彻底投入学校“玩”一把。恰好一个自称猎头公司的电话打了过来:深圳福田区教育局和腾讯慈善基金会联合筹办一所明德实验学校,百万年薪招校长,您有兴趣吗?程红兵本能地摇头:不可能,这里忙着呢!

对方并不放弃,仿佛锁定了他,教育局局长、腾讯创始人之一及相关领导不遗余力地轮番飞过来游说。程红兵发现对方不仅给自己谈年薪,还谈教育理想,谈教育面对什么问题,谈教育机制的创新,以及“一个空壳子的校区需要您用思想去盛装”……谈着谈着他就动摇了:有空间有机制啊,辛苦点而已,干嘛不去呢!

2013年9月,深圳福田区香蜜湖路3010号,程红兵从刚刚装好的蓝色校名旁走入校园,石榴花静静地开放,雨淅淅沥沥地酝酿着一场改革气象——深圳明德实验学校迎来了自己的创校校长。

一石激起千重浪。无数媒体、朋友、领导打来电话或登门拜访,问题出奇地一致:深圳哪里吸引你了?程红兵顿时头大:不是别的,主要是给了一个比较自由的空间,想好好抓住机会做一场教育改革的实验。又问:明德的实验有什么可复制性?程红兵想来想去,说有三点。

第一,学校的“开支自主权”可以复制。公立学校都是政府拨钱,而过去学校开支程序太麻烦,效率太不高。福田区政府的改革思路是:政府按照生均经费全部拨款到校,学校实行董事会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董事会制订学校的财务章程,包括经费的使用方式,采购的流程等,都报备区财政局、审计局,主管部门不能做任何修改,按学校财务章程审计学校财务工作,一年试用期后再根据实际情况修订学校财务章程。学校按照工作需要制订年度预算,经董事会批准即刻使用经费。

除了生均经费,学校是否还有另外的经费?程红兵告诉记者:明德教育基金目前有一个亿的基金,即腾讯慈善基金出资 5000 万,福田区教育局配套 5000 万。对于一所 12 年一贯制共 66 个班的学校来说,还得精打细算才行。

第二,学校的“用人自主权”可以复制。明德教师迄今总共只有四人在编,属于筹备期间其他学校支援过来的老师,剩下的全部实行聘用制,用谁不用谁完全由校长做主。所以程红兵到校后立即面向全国招聘教师,选人用人的标准主要是看教师的学养、教师的敬业精神,而不论是否有经验,不论什么学历,只看你对教育有没有热情和感觉。

第三,学校的“课程设置权”可以复制。即校长、教师团队拥有课程设置的权利。在尊重国家课程标准、遵守国家原则方针的前提下,课程的结构、内容学校可以定;课堂的形式场所、课表的长短安排学校可以定……课程是一所学校好坏的根本,所以明德迅速设立两个专门的机构统管全校事务,第一个就是课程处,除此之外一切事务归校务办。

毫无疑问,程红兵面对着一个令所有教育梦想家怦然心动的基础格局。

2014 年 7 月,记者从学校网站看到这样一段描述,很好地说明了他在深圳的办学空间与环境:

深圳明德实验学校是一所十二年一贯制的公立委托管理学校。明德学校是根据深圳市福田区政府和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签订的《合作办学框架协议》精神,为推动教育综合改革,探索教育国际化、现代化办学模式的改革示范校。

根据《合作办学框架协议》的约定,福田区人民政府、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共同的深圳明德实验教育基金会,是明德学校的委托管理方,为学校的管理主体(承办方),享有充分的办学自主权。

明德学校采取政校分开、管办评分离的办学模式,建立依法办学、自主管理、民主监督、社会参与的现代学校管理制度。

明德学校实行董事会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学校董事会为学校的最高管理、决策机构,具体承担办学责任。校长向学校董事会负责,由学校董事会确定遴选标准,面向国内外招聘选拔教育家型校长。校长及其管理团队负责拟定学校的办学规划,实施学校的日常管理。

……

当然对于一所新学校而言,并非所有的“办学空间”都是好的。

比如校园设施。开学了,新校长程红兵烦恼不已:一方面要培训新老师,一方面要面对新家长,一方面还要建设新校园,实验室、图书馆、会议室……然而校园建设常常急不得,因为即便按照董事会授权,一定规模以上的开支也需要一项项招标。学校要建图书馆,上百万开支,大家都不敢动,程红兵急;校园种菜项目 20 万,大家不敢动,程红兵也急……

他背着手在校内各个建设点转悠。“校长爷爷好!”一群小学一年级的孩子看到他走过来,这样七嘴八舌地喊道。程红兵顿时愣住了,才发现自己已经从“校长叔叔”成长为“校长爷爷”了,一种时不我待的急迫之情更是涌上心头。

回到办公室他就开会:这里那里,尤其图书馆得赶紧动起来,程序要走,也要讲究效率,如果出了问题我用年薪补上。

大家的校园设计热情顿时空前高涨,因为反正,有问题校长会用年薪顶上去的!

明德来了一群新教师

2013 年暑假,全国各地共有 3000 多人报名参加明德的教师招考,学校从其中筛选出300 人,程红兵一一亲自面谈,最后录取 28 人进入一年级和七年级任教。

程校长用人几乎全是主观标准:不管你是师范还是非师范出身,第一脑子够用,思维清晰;第二喜欢当老师;第三有研究的意识和能力;第四有书卷气,有读书人的味道……

到最后他选中了 80%以上的应届本科生与硕士生。“我的思路就在这里,年轻老师关键是有朝气,有冲劲,可塑性非常强,身上也没有守旧的包袱。而且用年轻的老师最后也没人跟我算账,控诉明德花钱到全国各地挖了多少特级教师。”

然而年轻的代价,就必然是教学起步上的跌跌撞撞,最大的问题在于学生的组织与课堂的掌控。于是程红兵发现,深圳家长在教育方面的斗争精神远超上海家长,有的家长打电话给班主任,一“沟通”常常两三个小时,没完没了地教育新教师。

到最后局长也惴惴不安,时常到学校转悠,问:这群老师行不行?程红兵说:给我三个月时间。

他把最多的时间用在了和这群老师们泡在一起,全是关于对怎样成为一个合格老师的细节指导:怎么上课是有效的;怎么组织学生是科学的;怎么开家长会能感动家长;写评语要写哪些动人的细节,才能把学生的精神气质传递出来,写到孩子们心里去……另一方面,他也专门请了一位已经退休的理科特级教师协助培训,弥补自己对数理学科指导的不足。

开学两个多月后,明德新教师团队组织了一场家长会,流程安排显得开放而专业,办学理念也得到家长的深度认同,每一位家长都觉得自己的孩子受到了关注。家长会在家长们幸福的表情中结束,人人奔走相告。学校来自家长的压力为之一轻。

附:明德第一场家长会

为进一步加强家校间的沟通交流,反馈开学以来学生在思想、生活、学习诸方面的情况,2013 年 11 月 20 日晚,我校召开了一年级和七年级家长会。

家长会分两个阶段进行。家长先是在五楼音乐室集中,由程红兵校长全面讲解办学思路。程校长从基础设施建设、课程体系建设、教师培训等三方面介绍了学校近期工作的重点,就开展国际交流,实现中美学校师生互派,引进国际 IB 课程,构建具有明德特色的课程体系等话题进行详尽地阐述,为明德描绘出了未来发展的美好蓝图。针对七年级质量检测,程校长畅谈了自己的看法,并以一则小故事《再多看他一眼》,引导家长正确地看待考试,看待分数,对待孩子、教师与学校。

家长会第二阶段在各班教室举行,由班主任主持,各位科任老师轮流向家长介绍了学科教学情况和每一位学生在校的表现。

家长会从晚上六点开始至十点结束,在长达 4 个小时的沟通交谈中,家长与教师交流了思想,增加了情感,建立了互信,达成了共识。

到了学期末,按学校要求,老师要给每个学生都写一段学期评语。265 名学生 265 段评语,程红兵一个一个地审读过关,然后发出去。饱含情感、细心用心的文字几乎感动了所有学生和家长。这个细节不仅为明德赢得了巨大的口碑,而且还换来了更多“战略发展空间”。程红兵突然发现:斗争精神很足的深圳家长,一旦认可了学校,愿意为学校付出时间、资源的热情也很足。

得到家长支持的程红兵进一步打开思路: “学校老师我们可以考虑用专业人士,比如说航模车模,学校老师不会怎么办?请深圳的航模协会、车模协会来;国际象棋我们不会啊,请国际象棋大师刘适兰带一个团队过来;足球俱乐部,把国安退役队员找来……工程师可以当老师,法官也可以当老师,击剑手可以当老师。既然教育局给了我用人的权利,我们为什么把自己的手脚捆上呢?”

是的,不到一年的时间,明德校园内就成长起一拨令人刮目相看、各有绝活的教师团队——由不会上课到很会上课,由不会组织学生到很会组织学生,由不会搞教育活动到很会搞教育活动……家长和孩子们是如此的喜欢这些年轻人,以致于明德的学位一夜之间就一票难求,程红兵不得不临时扩大班额,到最后被求学热弄得不胜其烦,干脆把招生的事情推给了董事会接管。

蒙程红兵校长许可,2014 年 5 月上旬,记者好几天游荡在这座青春涌动的校园。我们常发现,这里几乎逮不住一个老师有时间跟我们闲聊,几乎每一个晚上都有好几个办公室的灯光亮到 10 点以后。

记者见缝插针地问几位老师:程校长给你们灌了什么汤,这么拼命?

有人告诉记者,大家总结程校长的管理艺术是:先做一点思想工作,说创造性的工作才是最开心的事情,你们是知识分子,得去创造,做点别人没做过的事情,获得自我价值的认同;再开一点“远期支票”,说改革的经费很少,跟大家的付出不成正比,但学校的未来是美好的,前景是灿烂的,大家跟着一个傻校长做点傻事,也挺好玩的;最后搞一点压力管理,说一个团队不拼命是出不了活儿的,你不把全部精力投上,你想这个胜利果实突然诞生出来,是不可能的,超乎寻常的付出才会有超乎寻常的成果。

记者问:“你们相信他说的吗?”

“还是相信!”

“为什么?”

“因为他是程红兵啊!”

是啊,他是大名鼎鼎的程红兵。

2003 年,程红兵就任上海建平中学校长,连续八年时间推进学校文化与课程改革,赶鸭子上架逼着老师们迈过了一个又一个关口,几乎重编了学校每一本教材。老师们辛苦不已,但成效卓著实惠多多:仅 2009 年上海市特级教师评选,建平中学就入围 4 个老师——上海市绝无仅有;2011 年,上海市再次评选特级教师,建平中学又有 4 个老师入围,依然是绝无仅有。

但这八年时间,程红兵对那些“大象屁股推不动”的老师、曾经优秀现在连合格都做不到的老师、学生家长意见太大的老师,即便是“编制内”,也想方设法也毫不手软地调离岗位甚至解聘。

因为他是程红兵,所以他幽默风趣自然,和每一位老师都平等对话,所以明德的成长和大多数老师的未来,或许真是美好灿烂的;但因为他是程红兵,所以他不喜欢学校里死水一潭,他认为适当的流动对整个队伍保持活力是有用的,否则大家都不敬业,都不向上,没有一种向上的力量,这个团队就没有意义了。

他柔和的外表背后,暗暗隐藏着铁腕的一面——因为教育,不是什么人都能够胜任的。

所以老师们对他,又是喜欢,又是害怕。

程红兵的教材观

2013 年 12 月的一个下午,程红兵领着几位骨干老师,在办公室热火朝天地讨论下学期的课程改革。

“小学一二年级一定要大改!”程红兵说,“你们想想,从幼儿园到小学,孩子们是一个质的飞越——幼儿园不分学科,是以生活为主线。换句话说,一二年级的孩子习惯以生活为出发点的学习,不应该过早给他们学科概念……”

大家七嘴八舌:“我们可以做点尝试,先把语文数学整合起来。”

“思想品德课也完全可以整合在一起,一场活动就把三门学科的知识点都涵盖了。”

“名正才能言顺,我们先给这个课程起个名,叫明德红树林实验课程怎么样?”

程红兵继续阐述自己的思路:“让孩子从生活出发,解决面对的问题,就是最好的学习,比如说认识春天,认识校园,认识深圳,认识下雨,认识伙伴,认识小动物……在这个过程当中,老师穿插进去,数量关系穿插进去,外语表达穿插进去……孩子们天天都围绕这些来上课,有什么不好?”

有人提问:“这是不是意味着语文老师也要教数学,数学老师甚至要教思品?”

程红兵问:“一年级有多少个老师有这个能力?”

年级长说:“有四个老师大学时候有跨学科训练。”

“我们一年级四个班,那就可以干。先把跨学科教材编出来,我们刚才讲到认识小动物,今天参会的语文、数学、英语三个老师就围绕小动物编一个主题的教材出来。怎么编教材?你到中国知网去查,先研究中国的课程标准,研究中国的教材,再看看美国的课程标准、英国的课程标准,看看美国的教材,英国的教材、IB 课程、AP 课程的教材,就知道该编成什么样了。”

课程融合、教材整合是程红兵来到明德后最上心的一件事,他曾对一位来访者开玩笑说:这件事情干完,我就可以交棒退位了。然而一所新学校这么快就投入干这件事,起因于他到校后听的一堂课——学校七年级一位老师讲陈胜吴广起义,最后总结起义的意义在哪里,老师开始照本宣科——意义在于极大地推动了农民起来推翻暴政的热情。程红兵坐不住了,上完课就点评说:“对不起,站在今天的角度学历史,老师既要带着孩子走进历史,还要能够跳出历史看历史。你除了讲这个意义之外,还应该给他讲马丁·路德·金,讲圣雄甘地以及曼德拉。你要告诉孩子和平表达自己的诉求,而不是学习成为暴民。所以我们的课堂教学要求批判性思维,虽然也要基于教材,但更重要的是基于学生,为了学生又必须超越教材,否则我们培养的就是傻子,而不是聪明、有独立思考能力的孩子。”

他告诉记者:“我认为课程与教材的重构是学校的核心工作。老师参与这个工作,他对教育的理解就深入了,就不是简单的学科教育,而是站在对人的培养上去理解怎么帮助学生成长,我觉得这个对老师的冲击是最大的。”

他的思路是:小学一年级、二年级学科完全打通,全面进行课程与教材的跨学科整合。到了三年级以上,学科的存在有它的合理性,可以保留,但在学科之上也要尝试进行部分打通,即通过一些综合主题课程,把各学科架上桥梁连起来。

怎么打通?程校长开始信手拈来地启发老师们:比如说克里米亚问题,这是历史老师的事吧?是的;是地理老师的事吧?也是;是政治老师的事吧,也是啊。所以“普京在克里米亚为什么如此强势”,就可以成为一个综合主题。又比如雾霾,它与地理相关,也跟生物相关。比如说语文和历史,文史哪能分家呢?完全能够打通:《木兰诗》和“府兵制”,既是语文课,也是历史课;《石壕吏》和“安史之乱”,既是语文课,也是历史课……

尽管迄今为止,明德实验学校的网站上,“学校课程谱系”栏仍然一片空白,但程红兵已渐渐理清自己在这个核心领域改革的三个层次:第一课程重构,第二学科重组,第三课堂重建。

课程重构主要是指教材内容的全新整合,也分三个步骤:1. 以人教版为主,博采国内各种版本教材的精华,这是第一个打通;2. 以中国教材为主,博采国际各种优秀教材精华,吸收他们优秀的部分;3. 东西方教材融会贯通,形成“自己”的教材。

学科重组就是跨学科整合,比如小学一年级、二年级,就是彻底的学科重组,语文、数学、英语、思想品德,包括美术、音乐,都按照主题单元来重编。纵线是主题,横线是知识,纵横交织,最后整个年级可能一学期就一套教材。

程红兵告诉记者:“这个过程最难的是主题怎么选。我在给大家分解任务时,要求是八个字——‘瞻前顾后、左顾右盼’。编一二年级教材,既要看到三四年级在做什么,又要看到幼儿园在做什么;既要结合国内的教材特点,也要研究国外的教材特点。”

所谓改到深处是课程。大家突然发现,程校长招聘教师时用了大部分应届硕士生的好处:第一他有研究能力,第二他可以把国际课程原汁原味地拿过来。有一个华南师大的硕士生,示范课上得很一般,程红兵问他:毕业论文写的什么?他说是《英国历史课程标准》。结果就此被留下,因为“他外语水平好,能看原版教材,有无限的发展空间”。

所以今天的程红兵不停地召集各年级组开小会定主题目标。主题定好后,明德的老师们就进入自愿组合阶段,语文老师和历史老师搭伴,历史老师和地理老师搭伴,地理老师和生物老师搭伴……一个个主题性教案雨后春笋一般,经校长签发,登上了明德实验学校的课程图谱。

程红兵认为,新课改在中国很多年了收效甚微,原因在于教材校本化的过程中出现了问题:课程在教材上未真正落地,尤其体现在重构和重建上。他认为正确的做法必须是建立在本校课程设计之上的教材编写融合自创;他强调在某一主题教学中,将不同学科涉及到的知识统筹在一起,授课老师集中在一起,对原来看似毫无联系的课程进行整合;他希望教学以面对生活、解决问题为主,站在对人的培养上去理解什么叫教育,并不停地致力于对此类教学方式强化、范化和优化。

在今天,明德的老师们在这条路上越做越清晰,越做越系统。程红兵一天天显得云淡风轻:我当然敢尝试,第一,课程改革我做过,有经验,有把握,问题不大;第二,学校就这么点事,搞来搞去都在我的想象当中,出问题也跳不出手掌心。所以我索性放手让大家“玩儿”,而且事实证明“玩”出的结果都挺好,学校就良性循环起来。

一堂好课的标准

听评课这件事,程红兵的校长生涯从来都是乐此不疲。这一天明德的初一英语课堂,记者很幸运地和他撞车了。

上完课,老师见校长在后面,就兴匆匆走过来问道:程校长,您对这堂课有什么建议?程红兵说:你在教学生技能方面是绝对炉火纯青,氛围也很不错;但是如果能控制好时间,增加一点学生的表述,引导孩子思考哪怕一个问题,你就能更加成功。

什么是一堂课最重要的东西?程红兵的观点是“思维流量”——多数时候,这堂课有多少思维流量,即是不是把孩子思维激活,去思考有价值有意思的问题,决定了它是不是一堂真正的好课。至于课堂是否翻转,老师讲了 10分钟还是 20 分钟,都不是关键。“这种课的目的是什么呢?就是学生 12 年下来,他不只是带着答案走出校门,而是学会了思考,具备了创新思维。”

事实上时至今日,明德的课堂越来越赢得家长的欢迎,学生的热爱,以及教师们发自内心的认同。教师对程校长课堂建构思想的认同,又直接助推了明德实验学校的学科整合氛围,因为,用学科整合来增加课堂的思维流量,在实践中表现亮丽。

比如语文老师李柏与历史老师庞志伟之间的合作。

2014 年 3 月,李柏找到庞志伟搭档课题,并提出,语文中的《木兰从军》可以与历史上的“府兵制”结合建构课程的想法。二人发现,整合课的突破点在“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这句诗——为什么木兰替国家打仗,还要自备武器呢?因为当时朝廷实行的是“府兵制”。二人商量用“史-文-史”的教学结构,并设计了课堂导入方式:从木兰从军的大历史背景入手。

经过一周的磨课,《木兰从军》走进课堂。同学们从未见过语文课如此纵横开阔,顿时问题多多,参与感大增,甚至频频出现老师也无力回答的问题,比如“木兰家如果买不起兵器怎么办?”、“木兰家如果没有人可以上战场怎么办?”……不过李庞二位老师早有预设——这些难点问题请同学们课后查询,然后完成作业……

对于历史课,“朝鲜战争”这个部分该怎么上呢?程红兵的指导是:你把人教版教材、俄罗斯教材、朝鲜教材、韩国教材、美国教材的内容全部都提供给孩子们阅读,什么叫历史他就知道了,当几种不同的矛盾的观点同时放到学生面前,孩子们的思维就打开了。

小一思品课怎么上呢?明德的追求是:思想品德一定是在行为当中建构的,完全照本宣科空洞说教没有任何意义。所以思品课除了讲课以外,明德又增加了一节班会课,大家一起做游戏;一节观察课,老师带着孩子观察植物、动物,种蔬菜、植树、和小动物对话等等。

2014 年 5 月 7 日中午,天下着小雨,明德的学生们在午睡,但有 10 多个孩子拿着相机在格子形的校内植物园走动。生物老师安坤鹏悄悄地做了一个手势:别吵大家正在休息呢。学生们时而拍照,时而弯下腰做记录。这个植物园是由学校老师设计的,园里种植了台湾枸杞、南瓜、空心菜、西葫芦、西瓜、沉香等。安坤鹏老师告诉我们,有时候七年级学生也会带着小学一年级学生一起挖坑、撒种,了解植物的生活习性、形态结构,观察植物的生长情况,并记录萌芽抽条、开花结果的时间等,让孩子们充分感受自然生机的魅力。

老师们在校长的一路启发之下,一路推理,渐渐通透,首先变成了“聪明教学人”。

那么如何考核评价这群“聪明人”的课堂呢?程红兵的方式很简单:学生的意见 + 家长的意见+同伴的意见+专家的意见。学生意见采用学生问卷调查;家长意见采用家长问卷调查;同时老师之间相互频繁听课,这一招对老师课堂效果的推动比校长亲自听课还好;最后就是我带着管理团队,从学校的角度去评价这是不是一堂好课。首先意见多元,其次结果综合。

在记者的观察中,明德课堂的构建,除了围绕“思维流量”这个核心,还有一个关键词就是“身心素质”。围绕这个关键词,只有 200多名学生的明德甚至呼啦啦开出了三十多门拓展选修课。

比如常设的“主持人课程”,是由一个家长——原辽宁电视台的资深节目主持人开设;比如从国外引进的乐高课程,孩子们可以从小学一年级玩到初中;比如围棋课,程红兵的目标是训练孩子们形成在中华文化格局下的大局观;比如今后要开设击剑课、攀岩课,培养孩子们的勇气、智慧、动作协调等。

程红兵告诉记者 : 我们希望自己是在教人,而不是教分数。分数的本身说明不了多少问题,但是人的根本素质,会通过各种各样的活动充分显示出来。让孩子选择攀岩的课程,他敢于往上爬,敢于挑战自我,他的胆量、运动协调能力、心理品质,就一边玩一边得到了开拓,这也就是学校教育所追求的“身心健康”。

明德的未来

记者:假如放眼明德的未来十年,我们忍不住想问,你究竟想办一所什么样的学校?

程红兵:如果一定要给一个定义,我就把它叫做“自由学校”,办“自由的教育”。

所谓自由教育,在我的理解中有三个含义:

第一,学校是自主办学的文化主体,它有自主、自为、自律、自立的文化精神。自主就是自己规划自己;自为即自己组织实施;自律即自己约束自己,形成共同遵循的机制。比如学校评价中有家长打分,学生打分,我们就是要形成这种机制。学校为谁服务啊?我这个学校不要办什么世界一流,就是办一个社会认同,家长认同,师生快乐的中国学校。最后一个是自立,自己能够独立生存。

第二,教师是热爱教育的自由教师。自由教师不但是我们刚才提到的创业型教师,更重要他是纯净的教育工作者,把教书育人这个行业当成人生最美好的事业。前总理温家宝说了一句话,教育家办学,于是大家都开始炒作教育家。我后来想了半天,啥叫教育家?我说教育家一定是自由的教师,他是真正出于对教育本身的喜欢,他超越一切功利,超越了一切羁绊,是真正喜欢教育教学的自由教师。

第三,学生是自然生长的学习主体。什么叫自然生长呢?就是保存孩子天性的生长,顺应他成长规律的生长。因为每个孩子的成长规律不完全相同,所以我们用大量的选择性课程,给他一种选择课程、走班选读的机会……

记者:明德学生什么时候开始走班?

程红兵:从这学期初一开始走班:数学英语走班,选修课走班。但是我也不主张所有的学科都走班。

记者:走班是学生自己选还是家长选?

程红兵:三句话,学生自主选择,家长参与选择,老师指导选择,谁都要到位,谁都不要越位。要给学生权利选择,没有选择他就永远长不大。我们现在很多孩子因为在中小学由学校由老师管得死死的,完了到大学没人管。那么我们小的时候就开始慢慢放,给他一点选择的机会。

需要说明的是,和很多学校不一样,明德是部分走班。为什么部分走班?我不愿意全盘西化。实话实说,中国人的智慧就是中庸,我反对完全照搬西方教学手段。照搬很简单,请一个美国人来当副校长,照着做就可以了。但是中国文化跟美国文化就是不一样,所以我们是需要走班时走班,不需要走班——比如历史课,我们就不走班。走班有走班的好处,不走班有不走班的好处,我把二者的优势叠加,就是明德自己的道路。

总之,这就是我对明德最大的愿景:办一所“自由学校”。

记者:能够达成吗?你的底气在哪里?

程红兵:我想首先是环境和机制的力量。来到深圳我感觉到,这个地方的领导实实在在想在教育改革方面作出探索,所以给了我们这样一个机制。学校是董事会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而董事会的构成也很科学:比如企业即腾讯代表陈一丹,他是董事长,比如香港的弘历书院的校长、前深圳市教育局副局长、福田区教育局局长和副局长,然后还有教师代表、家长代表、社区代表……

记者:你呢?

程红兵:我也在里面,是执行董事。那么这个结构本身就是一个去行政化的结构,即教育局很大程度上是通过董事会的表决权来影响学校发展。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变化。

记者:听上去是一个非常良好的教育生态,政府构建了一个让校长乐意在这里全心办学的外部环境,校长也才能构建一个让老师安静从容、施展理想的校内环境……

程红兵:是的,我们的老师也很棒。他们在一个好的环境中,向着好的方向,经历了多少个不眠之夜后快速成长,这也是我面向未来的底气。还有家长,明德的家长越来越支持我们办学,很多人愿意来做义工。我们的家委会很强大,你给它一点权利,它就还你一个惊喜。面对这群家长,校长就是不断地放权,放权就能搞活,就像政府一样的。我不停地把权力放给家长:评价,家长要来;校服,请家长来负责。然后设计出来,款式出来,还是家长去组织招标。后来我们的家长就说,看多了假民主,但是你们学校真是民主,你们真的是让学生家长说了算。你说这样下去,我们的学校不是正在走向我们的愿景吗?

本文网址:http://www.abcadj.com/show.asp?id=2203
     
       
     
南京培训教育网         南京教育信息网         南京教育         视校园电视地址         江苏省公共服务平台         区视频资源地址         高淳区公共服务平台         南京市公共服务平台
破碎器,液压破碎锤,破碎锤,矫马破碎锤
液压破 碎锤,破碎锤,破碎器, 破碎锤配件